2018-05-24
演艺文化的科技支撑与本体开拓

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司长 于 平

演艺文化是以人的艺术表演为核心物的文化形态。它不仅以表演的内容反映出人类生活的丰富多彩,而且以其形态的兴替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在讨论当下的演艺文化建设时,我认为一个重要的课题就是它不能不正视当代科技的突飞猛进,不能不正视突飞猛进的当代科技正创造着人类文明的全新视野,不能不正视这个全新视野给我们演艺文化建设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演艺文化是人类文明进程中最久远也最本体的艺术文化。在“以文化人”的意义上,演艺文化不仅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的历史积淀,更是推动着人类文明前行的精神创造。作为以人的艺术表演为核心物的文化形态,演艺文化最初是以声音和形体的表演为传达手段的文化,这是由人类谋取物质资料的活动、由人类在这一活动中的集结和交流而直接衍生出来的文化。这种声声相应、面面相觑的演艺文化,同步于人类的发生、发育、发展和发达,从最初的身体总动员、部落总动员到本体的分化、个体的特化无不如是。在演艺文化的发生、发育、发展和发达进程中,它也必然传达着人类文明进程中载道、宣德、言志和抒怀的热望。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传统的演艺文化,是由长期赓续的农耕文明所陶塑并且以强化这一文明形态作为自己的历史担当的。因此,它所期待并努力维系的是一个稳步的、相对静态的社会和谐,它更看重人伦的秩序而淡漠科技的冲撞。这当然不能不影响到传统演艺文化对自身本体的认知和坚守,这也使得在正视科技支撑中实现本体开拓成为我们演艺文化建设的时代课题。

演艺文化建设的时代课题是必须正视改变着时代的科技进步。“笔墨当随时代”,是清末著名画家石涛对于艺术与时代之关系的真切感受。事实上,真正有作为、有出息的表演艺术家,也深知“粉墨亦当随时代”的道理。我们当下文化建设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由高新科技突飞猛进并推动全球化进程加速的时代,我们强调“发展是硬道理”,其实就是“当随时代”更直截、更紧迫的表述。很显然,“当随时代”的当代演艺文化建设,必须正视改变时代同时也创造着时代景观的科技进步。自西方工业革命以来,科技进步事实上已不断对传统演艺文化产生重大影响,这个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演艺传媒的进步,二是演艺装备的改善。传统演艺主要就是剧场演艺或者说是舞台演艺。演艺传媒的进步对于传统演艺的影响,并非指新兴传媒为传统演艺提供了传播平台,而是指它创造了演艺新业态,这包括已蔚然成风的影视演艺和正脱颖而出的网络演艺。这方面对于传统演艺的影响是巨大而深刻的。站在传统演艺的立场上,我们更关注演艺装备的改善,它意味着传统演艺面对新兴演艺业态,要通过演艺装备的科技支撑来实现本体开拓,来积极地顺应时代并有效地影响时代。

演艺文化的历史性进程不断创生着演艺新形态,也不断激发着传统演艺的创造力。如前所述,传统演艺主要指的是舞台演艺,有人类学家认为这是由“祭神如神在”或“扮神便为神”的原始祭祀活动演化而来。我们或许无法确证这个演化的某些关键环节,但可以知道它的“世俗化”取向??这是一种引领世俗而非追随世俗的取向。这种取向早期唤着“以文化人”后来也称为“以文载道”。在当下舞台演艺(似也包括场馆演艺)、影视演艺和实景演艺鼎足而立的状态中,应当说舞台演艺仍然是演艺文化的本体和主体,因为影视演艺虽然获得了表演时空的自由但仍然要以表演者为主体,实景演艺虽然淡化着表演者的演技但仍然强调其本体是“表演”。可以说,是科技进步使影视演艺和实景演艺或为可能。相对于传统的舞台演艺而言,影视演艺通过“蒙太奇”重构着演艺产品的构成逻辑,而实景演艺则通过“日常化”解构着演艺产品的本体技艺。不过二者也由于传媒的进步和装备的改善着手并已然建立起自身的演艺理念,这一方面体现出科技理性对人文精神历史图式的改变,一方面也体现出演艺文化在科技支撑中的本体开拓。

舞台演艺遭遇高新科技是它的历史命运也是它的时代幸运。在高新科技突飞猛进的当代世界,不仅人们面对的世界图景日新月异,人们置身的生存状态也千变万化。意识作为对存在的反映,似乎还来不及依据新信息的刺激去调节自身的认知机制,只是本能地感觉到我们正失去往日的温情、风情和多情。我们舞台演艺在其悠久历史进程中培植起来的演艺理念,被视为演艺文化的本体而抗御着高新科技的“入侵”:如美声演唱对“高保真”音效扩放不屑一顾,又如戏曲表演对LED视屏投影如临大敌……传统舞台演艺认为高新科技在强化演艺产品的视听效果之时,其实也在弱化演艺受众的视听能力。在高新科技对舞台演艺的异向切入中,机械舞台要求拓展新的行动设计,数控灯具要求拓展新的造型理念,LED视屏更是要求拓展新的演剧意识……对于切入舞台演艺的科技装备是视为“支撑”还是视为“搅活”,对于既定的演艺本体是“守望”还是“展望”,是事关舞台演艺“生存还是毁灭”的时代抉择,《大笑江湖》PK《赵氏孤儿》 陈凯歌迎战本山叔,也是舞台演艺必须迎接的挑战。其实,无论是审视当下新兴演艺业态的革故鼎新,还是历史地考察传统演艺业态的推陈出新,我们必须正视的事实是,演艺文化的“本体”不是与生俱有的“自在物”而是一个历史建构的过程,是这一过程中无数个“具体”面对自己的时代课题和历史担当去开拓和建构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演艺文化的本体开拓意味着与时俱进,意味着与世同行,也意味着与科技携手去建构时代的新人文!当我们申说舞台演艺遭遇高新科技是它的历史命运也是它的时代幸运之时,我们同时也坚信当代科技进步的翅膀可以使我们的人文精神飞得更高、飞得更远、飞得更持久,也飞得更健康!